1699

倦怠期

希望不拖后腿呀

屋顶:








「雪冬降至 冷暖初涌」








「冬至」分三候,


一候蚯蚓结,


二候麋角解,


三候水泉动。




日南至,日短之至,


日影长至,故曰冬至。


至者,极也。




年年之始,岁岁之终,


冷暖相拥,昼夜交错。


我心怀骄阳似火,


暮色如歌。




而你,


是雪在降落,


是永垂不朽,


是带着遗留在海岸线的月色。




冬至降至,冷暖初涌,


岁岁年年,自始至终。












十时  @屋顶 


十一时  @一口布丁 


十二时  @1699 


十三时  @一个K 


十四时  @惊鸿烟 


十六时  @热情有限。 


十八时  @地狱娘娘 


二十时  @徐洛 


二十一时  @你与月光为邻 


二十三时  @鹿廷 










策划: @屋顶 


文案: @徐洛 



十二月二十二,一场关于冬日的邂逅












【坤廷】漂亮先生03

※大概是闷骚禁欲富商坤X惹火妖精少爷(大盗)正

 ※阿廷死鸭子嘴硬 

 ※红酒预警

“品酒,还是品你?”

 万圣节快乐🎃🎃🎃


lof彻底没救了

要特别谢谢小可爱 @叁号词生_ 的手账本和 @骗骗要做小甜甜🤫 的手灯嗷嗷


还有词生卡点送祝福,我还跟我爸妈炫耀了hhhhhhh


很高兴认识你们!!


因为某些原因我放不了图……


虽然词生天天催更骗骗天天怼我但我还是爱你们的。


我用加更表达了我的爱意。


以后的日子也请一起走下去吧!!

【坤廷】漂亮先生02

※大概是看起来闷骚禁欲富商坤X惹火妖精少爷正

※本章皇权富贵掉落

※继续你撩我撩 坤哥小小的流氓了一下

※我生日我高兴所以临时赶的,质量可能没有上章好……(我写的好像民国pa QAQ

——————————————


第二日蔡徐坤一早被手机铃声吵醒,好在他并没有什么起床气,不然可叫电话对面的范丞丞遭殃。屏幕显示现在才是清晨六点,对面的范丞丞声音显然一副饱觉睡醒的活力样。

“喂,坤哥!”

“有事?什么要紧事能让你觉都不睡?”

“我忘了提醒你,坤哥,今晚你有个酒会。上回那个什么陈总过生日,邀请函我给你快递过去了,估计待会儿王琳凯就能给你送去。”

陈总?蔡徐坤尝试搜索了一下记忆系统,没想起这号人,困意反倒更强烈了,随意附和了两声就挂断了电话,拉下眼罩重新入睡了。

再次醒来却是被疯狂的拍门声叫醒,王琳凯手拿个白色信封,满脸焦急看起来一副他要是再不开门就要砸门的样子。

“几点了?”

“快两点了。造型师等了好一会儿了。”

他睡了这么久吗?他的睡眠向来不算好,这次睡的沉大抵也是梦里Theo的功劳,与美人的香艳场景倒没梦到,只是他影影绰绰一个身影就叫他沉溺于梦乡。

眼看蔡徐坤又在出神,王琳凯伸出手往他眼前晃了晃,蔡徐坤拍下他的爪子:“造型师下次就不用请了,又不是明星走秀,一个酒会而已。”

拿过信封,白底烫金的邀请函看起来奢华而高雅,上面的姓名他也不算陌生,往常习惯的交际应酬突然变得没什么兴味。他打发了王琳凯表示自己马上过去,洗漱时脑子里却又浮现出Theo。

他在哪?昨晚睡得好不好?现在在干什么?这些明明与他毫无关联的问题恰巧诚实反映出了他心底对Theo的感情。

蔡徐坤盯着镜子里被自己睡得乱糟糟的头发,突然笑了出来。他想,他大概是爱上那个飞天大盗了,或许是日久生情,或许是一见钟情,总归是爱上了。

另一边的Theo正被造型师摆弄着准备陪同姐姐去参加酒会,褪去Theo这个名字的他已经不是夜晚的飞天大盗,而是朱家的小公子朱正廷。

成为Theo是个机缘巧合之事,数月前他那个损友娱乐圈著名导演黄明昊与他打赌,赌注是朱正廷要去他的片子里客串个角色。

“你拍的不会是什么色情片让我去给你演牛郎吧,我看你这个导演亲身上阵比我合适。”朱正廷没怎么看过黄明昊拍的片子,冲他上学时期常拉着自己偷看小电影的不良印象,心下有了几分不安。

黄明昊翻了个白眼,心道我想拍也没机会,翻开剧本人物介绍指了个地方。

“大盗?不演。警察抓小偷这种无聊剧情你也好意思拍?”

“这个大盗虽然是个大盗,但他从未失手,身份长相成谜,某次不小心掉了面具之后暴露长相被发现是个貌比潘安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

“停。你怎么不让范丞丞演,我估计他比我更愿意帮忙。”

朱正廷想起黄明昊那个男朋友有多黏他就觉得热恋中的情侣真是可怕。

“他太忙了,”黄明昊叹了口气,“他说自己要挣钱养家,其实我也可以养他的——”

朱正廷嘴角抽了抽,觉得自己应该尽快摆脱这个满身酸臭味儿的弟弟,没考虑太多就应下了。

于是就有了由黄明昊策划他执行的飞天大盗计划。

黄明昊的逻辑是既然朱正廷没演过戏,就应该体验一下实际。他兴致勃勃地找可以下手的地方,最终盯上了范丞丞老板的度假庄园,联系朋友租了架直升飞机,想起了自己曾经考过的飞机驾照——

朱正廷就成了Theo。

冒着随时被抓的危险拍戏,他觉得自己真是敬业到家了。好在范丞丞的老板看起来很有趣,每回行动完都让他觉得心情舒畅,那位蔡先生让他起了很大的兴趣,于是他给陈总的公子发了条消息。

都是一帮纨绔子弟,在一起厮混时凭借各自的烧钱爱好也就成了哥们儿,打探点儿消息还是很容易的。

廷:你爸邀请蔡家了吗?

对方回了个问号,问是哪个蔡家。

廷:蔡徐坤。

对方没再回了,应该是去打听了。朱正廷闭上眼让化妆师往他脸上涂涂抹抹,有人问要不要染个发,他摆摆手表示不用。

妆化好再看手机已经收到了答复,对方说蔡徐坤会来。朱正廷嘴角翘了翘,猜测蔡徐坤会不会还穿黑西装。

他的衣柜里会不会只有黑西装?或许下次以Theo的身份见面能给他介绍几个牌子。

“少爷,还有什么需要吗?”造型团队准备离场了。

“把头发给我染成浅金色吧。”

夜幕降临。

蔡徐坤接过精心包装的礼物,随口问了王琳凯一句送的什么。

王琳凯冲他挤眉弄眼:“男人都爱的。”

懒得再去研究,他索性靠在车座上假寐了一会儿。到陈家门前时,蔡徐坤透过车窗去看,陈总正拉着一个身材高挑的浅金发色的男子叙旧,满脸笑容看得他莫名烦躁。

不为别的,那个背影看着像极了Theo。除了浅金的发色,他几乎就要下车去看看。这时王琳凯提醒他下车,那个金发男子已经进去了,蔡徐坤随意应付了几句,拉着王琳凯进了陈府的大门。

“刚刚陈总拉着的是?”

那个背影让他太过印象深刻,他甚至想把他抱进怀里辨认他们是否是一个人,发色容貌都可以骗人,可他相信拥抱的感觉骗不了。

“朱家的小公子,叫朱正廷。以前我和范丞丞跟他玩过几次,范丞丞那个小导演男友跟他关系不错。”

蔡徐坤想起范丞丞的小男朋友,好像头一回见面就打算把他拉进剧组,被拒绝了之后几乎次次见面都要尝试。他皱皱眉:“你们的业余生活都这么丰富?”

“范丞丞就是在夜店遇上他那个小男朋友的,后来他金盆洗手不去了,我也就没去过了。不过当时我可是夜店小王子啊……”王琳凯一说起这些就滔滔不绝起来,好在前面就是宴会厅,蔡徐坤也没忍受多久聒噪。

酒会说白了就是陈家交际会,陈总脸红脖子粗口若悬河地被围在中间发表什么即兴生意讲话。

蔡徐坤躲过一位伸过来的手,扫了一眼宴会厅发现他找的人不在,拿着杯喝了一半的伏特加借口自己不胜酒力去花园散步。

沿着花园平滑的石子路走瞥见闪烁彩灯中一抹浅金,他知道自己来对地方了。那人穿着的西装也带有金色的条纹,在暗夜的灯光里发亮。

他走过去:“可是朱家的小公子朱正廷?”

朱正廷正发着呆,听见这声本以为是有人来搭讪,抬头却不想来搭讪的人是蔡徐坤。他眯眼甜笑了一下,冲蔡徐坤伸出手:“你好,蔡先生。”

蔡徐坤回握住那只白皙的手,倒也不是寻常公子哥儿那般细嫩,他隐隐摸到些新茧,只有用力摩擦才会造成的茧。

他心底状似荒谬的猜测隐隐得到了肯定,再看看他笑时上翘勾人的嘴角,叫蔡徐坤想起他第一次见Theo时,他的嘴角也是这样甜美诱人的弧度。

“朱少爷怎知我姓蔡?”

“蔡先生生意做得大,人长得俊俏又漂亮,我这人最好记美人儿,自然知道蔡先生。”

明明是恭维的漂亮话,蜜语甜言蔡徐坤听得耳根子都要起茧,可唯独朱正廷嘴里说出来反复加了几分真情实意的不一样。况且,漂亮……

蔡徐坤想起Theo对他的评价。

“那蔡先生怎么知道我朱正廷的呢?”朱正廷像只狡猾的狐狸,绝不肯让人讨到半点便宜。

蔡徐坤不动声色,只挑了挑眉:“有个我肖想已久的人与朱少爷很像。”

很像?朱正廷心里嗤笑一声,暗叹蔡徐坤真是好眼力,只不过这好眼力可算不了什么,或许他的理由真有几分真,就是这已久也不知道有多久。

“哦?哪里像?”

“背影。”

“……”

朱正廷这次倒不是在心里笑了,而是直接笑了出来,“只看背影?那也未必太扯了点。难道你连他正脸都没见过?”

“是没见过,但我记得他和我接吻时的那双眼睛特别动人。”

朱正廷笑够了,擦擦眼里挤出的两滴水见蔡徐坤一脸认真,抿唇:“蔡先生这意思是,要和我接个吻?”

蔡徐坤一愣,他却已主动吻了上来,微凉的唇带着酒气,伏特加的热辣在这个吻里淋漓尽致,朱正廷占了上风,舌尖主动与蔡徐坤舞在一起。

他是醉了吧。蔡徐坤想。

似乎都是半清醒的醉鬼在威士忌的助兴下吻得忘我,蔡徐坤的守覆上朱正廷纤细的腰,与前一晚怀抱里的比对。前两个证据或许都不足以说明什么,可这盈盈一握的细腰蔡徐坤敢打赌除了Theo再没有了。

毕竟最小号的女士皮带都显宽大的腰可不是什么常见。

“我跟他一样吗?”他冲蔡徐坤眨眼,蔡徐坤莫名想起王琳凯冲他挤眉弄眼时的模样,暗道美人就是美人,眨个眼都别有风情。

“刚没睁眼,恐怕得再亲一次了。”

蔡徐坤面上满是歉意,光看他表情还能蒙骗,说出来的话却让朱正廷恨不得打他。

“我看蔡先生干脆与我做一次算了,做一次说不定就忘了你那个人,移情别恋到我身上了。”

他是惑人的妖,向蔡徐坤发出了情与爱的邀请函。

——————————————

可以猜猜下章有没有车??
小红心小蓝手拜托拜托!!!
看评论情况加更👌

【坤廷】漂亮先生01

※大概是闷骚禁欲富商坤X惹火妖精少爷(大盗)正

※撩人一时爽,掉皮火葬场

※私设 ooc 勿上升蒸煮!!!!

※欢迎观看偷心大盗Theo与抓捕美人蔡困你撩我撩

※npc部分队员看情况掉落

@夜摘芙蓉 部分原梗来源

——————————————————————

23:16.pm   NPC庄园

时间迫近零点,这座本应陷入沉睡的度假庄园却灯火通明,警服与西装进进出出,像是在为某个大人物的到来做准备。其实也算不上大人物,说的好听叫飞天大盗,说的不好听就是小毛贼一个,不过看这阵仗,防备的必定称得上飞天大盗了。

“各区总安保报告一下辖区情况。”

“报告,A区暂未发现可疑人物!”

“报告,B区也无。”

“C区……”

王琳凯心不在焉地听着各区的汇报,透过总控电脑检查着各处的红外线是否正常工作,心里却分神想着自己何时才能摆脱这种半月一次劳心劳力还什么都防不住的折腾。

今晚要来造访的是那个比女性例假还准时的老朋友大盗Theo。数月前,NPC庄园一副上世纪的法国名画被盗走,自此之后,每隔半个月庄园都会失去一样价值不菲的古董,却又会在数天之后以各种方式被归还。

王琳凯百思不得其解这个神神秘秘说不定脑子还缺根筋的大盗为何就盯上了NPC这个普通度假庄园,除了庄园的持有者蔡徐坤特别有钱且长相拔群之外,这座庄园跟周边数座比起来并无不同。

“或许是Theo看上老大了?还是说他意识到老大也和他一样脑子缺根筋儿?”他不找边际地想。事实上,蔡徐坤的行为确实像是脑子缺根筋儿,明明知道被偷去的古董会被归还却还是要大费周章地布置防卫,按他的话说他要抓住Theo来证明尊严。

尊严?什么尊严?王琳凯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裤裆,男人的尊严可不就是那东西。

难道他……看上了那个小毛贼?真看上倒也不是不可能。Theo虽然不知道真容,但腰细腿长屁股翘,具备美人儿该有的一切资本,每回儿临走的时候还要调戏一把老大,说不定他那个性冷淡就因此动了心了呢?

正想着,肩膀却被人拍了一下,正满脑子情情爱爱给自家老大拉郎配的王琳凯扭头就吓了个魂飞魄散,他脑中编排的人物正站在他背后:“想什么呢?”

他当然不能说我正考虑你的感情问题,结结巴巴道:“没……没什么。在琢磨Theo的可能潜入方式。”

“哦?那有结果了吗?”蔡徐坤挑眉。

“根据我的猜测,他很有可能从楼顶或者管道进来。正门戒备森严,而且进去的人都要指纹检查,肯定不会让他混进去。”这番猜测乍一听有理有据,王琳凯有些佩服自己的临场应变能力。

蔡徐坤状似满意地点点头,转身走时却轻飘飘戳破了他:“你忘了庄园没有能容纳人的管道,这个月奖金扣了。”

“那我说的对了一半啊,老大!要扣扣一半就好了啊!”

“那下个月再扣一半。”

其实他说得全扣也不冤,因为这时Theo已经轻轻松松混进了庄园安保并拿赝品替换了真品,仅靠一层薄薄的指纹膜和临时从不知道哪个倒霉蛋身上拔下来的安保服,他不慌不忙走进厕所,中途遇见蔡徐坤镇定自若地与其擦身而过,趁对方没反应过来为什么戒备期还有人瞎跑时一闪身躲进了厕所脱下安保服戴上面具。

距离零点还有十几分钟,手腕上手表样式的联络器显示飞机再过不久就会到达天台上空,而他必须在飞机到来之前赶到天台。透过厕所的窗户去看,庄园的背面并没有安排巡逻,几乎所有安保都被安排在了庄园内部,他走到窗台边找了个合适的角度,旋即利落的撑着窗台跳出了窗外。

凛冽的夜风吹的Theo打了个寒战,万幸他穿的是紧身衣,不然衣角会让他像一只蝙蝠一样暴露在来回扫射的灯光里。

“他们最好没配枪。”手抓上光滑的阳台时,摇摇欲坠的危机感倒比暴露在枪口下的危机感强得多,好在他的臂力很好,口袋里的祖母绿项链只露出一小段就被他站起时的动作带着又滑进了口袋。

他的动作很快,不过几分钟就已经算是完成了任务,正盘腿坐在天台上等着直升飞机。他心想估计楼下的那群蠢蛋得等他踩上飞机的软梯举着那条祖母绿炫耀时才会发现玻璃柜里的宝物被人掉了包儿,不由得有些洋洋得意。

不过很快,他就听到了身后几不可闻的脚步声。“蠢蛋”头子显然与他那些小弟不同,蔡徐坤就站在Theo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天台上几缕灯光照亮他的半边脸,他脸上的面具扣得很紧,他下意识后退了几步,又在悬崖边缘被一只手搂得前了前。

蔡徐坤一只手扣住了他的腰,若非这是天台,倒也称得上罗曼蒂克。环住他腰的那一刻,蔡徐坤明显感觉到怀中人的身子僵了一下,他的腰很细,没凑近时紧身衣已经勾勒的足够纤细,抱在怀里让人忍不住质疑是否最小号的女士皮带都配不上他的腰肢。

月光和楼下的灯光交织着打在银色面具上,怪盗先生往前凑了一点儿,纤长的睫毛闪闪发亮,叫蔡徐坤想伸手抚上那两把小扇子。

Theo直凑到蔡徐坤的耳边,每回与这个被他盯上的倒霉蛋的交锋都叫他兴奋。他总穿着那身黑西装,挺括的没有一丝褶皱,是不带金丝眼镜也有精英气质的成功人士,也是外表看起来禁欲而不好接近的情场处子。

他最爱调弄禁欲之人,飞机还要几分钟才能到,他决定像前几次那样拿这个看起来似乎挺闷骚害羞的年轻人打趣打趣。

谁知道黑暗里他的耳朵尖红没红呢?他恶劣地想。

Theo有点儿期待他戴上金丝眼镜的模样,但更期待的是他脱下西装后,“我的腰软吗,蔡先生?”他故意轻缓地将热气喷洒在对方的耳垂上。

蔡徐坤紧了紧抱着他腰的手:“和我的第一情人一样软。”

“都说蔡先生女色不进,男色不尝,没想到您竟是深藏不露。那您有几位情人呢?”

第一情人?有点儿意思,可他Theo才不想做他的情人!情人见不得光,听起来龌龊,他要做便做他光明正大的爱人!他在心底轻蔑一笑,盘算着回去之后查查哪位爬得了这位的床,能够与他比拟。

“我没有情人。”

没有情人?Theo一愣,很快就明白过来,这人……

他扬唇璨然一笑,整个人往后仰,又抓住蔡徐坤的领带一下子凑近,隔着银色的面具,鼻尖与鼻尖就要相触,呼出的气息纠缠的温度融化了天台的冷风,连风都变得暧昧起来,伴随着远处传来直升机的轰鸣,更像是离别前的爱侣。

蔡徐坤以为他们就要接吻。

“我可不配做您的情人,您说,等着抓我的那群人现在到哪了?三层?四层?他们要是……”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留半句话让人提着心等,实际心里想的是,情人这个位置哪里配的上他Theo。

他骄傲而狂妄,却又有着足够的资本。

“他们要是冲上来,看见您抱着我……”他不怀好意的转了话音,“会不会怀疑您看上了我Theo,玩情趣戏耍他们呢?”伊甸园的蝮蛇发出诱惑的低语,蔡徐坤手半抬起来,就要抚上Theo的脸颊。然而就在蔡徐坤想要摘下那禁忌的果实,蝮蛇却退缩了。

Theo余光扫了一眼电子屏,低笑两声,使了个巧劲儿挣脱蔡徐坤的手臂:“您愿意做周幽王,我可不愿意做褒姒。”

周幽王?这个比喻倒是好。可蔡徐坤并不认为自己是那个失败君王,在他心里,Theo可以是褒姒,他可以倾国倾城,但他蔡徐坤绝不会让他的倾国倾城和江山一起葬送。他将Theo往自己怀里一拥,吻上那夹枪带棒的唇。

他从未与人接过吻,只因洁癖与不爱,他也说不上爱上这个Theo,只是突然很想与他接吻。唇舌纠缠,Theo轻咬了一下他的唇,很快就被卷入狂风暴雨般的激情,天台上的对峙在这个吻里表现得更加激烈,针尖对上了麦芒,谁也不肯甘拜下风,寒风里倒出了一身汗。

最终还是Theo结束了这个吻,他舔舔唇,上面还残留着一根晶亮细丝,也不知是谁的唾液。

“是……是初吻吗?”他大口喘着气。

“是初吻,也是离别吻。”蔡徐坤看着Theo因为亲吻而绯红的脸,他正微微低头,露出松软的发引诱蔡徐坤前去摸上一摸。

“听说吻技能遗传,想必您父亲的吻技一定相好,”他似乎对这个回答很满意,有心情与蔡徐坤开起玩笑来。

“不过是我可不能跟您父亲那样的老头子接吻,还是您更有魅力,也更漂亮。”他眨眨眼,狡黠地笑笑。

直升机的轰鸣近在耳畔,他向后踏两步,跳出天台,整个人急速下坠了去。

蔡徐坤往前两步,伸出手想去抓住他,却看到他已然抓住了直升飞机的软梯,祖母绿项链被他抛了过来,带着一句戏谑:“再见了,漂亮先生。顺便说一句,您的领带也很漂亮,就像您一样。”

他冲蔡徐坤挥手,身影隐入夜色,直升机的轰鸣远去了,天台重又恢复了平静,除了那条祖母绿项链,没人见证这场调情似的交锋。Theo显然高估了那群蠢蛋,最快的王琳凯带着几个人出现在了天台门,却只看见蔡徐坤盯着夜空发呆。

漂亮先生……这可真是个甜蜜的称呼。蔡徐坤想,不过他认为这称呼更适合朱正廷一些,他太漂亮了。

地上的祖母绿项链本是玻璃柜里价值连城的珍宝,不过比起刚离去那人的美貌,此刻却一文不值起来,王琳凯捡起项链,冲蔡徐坤疑问出声:“老大,你一个人战胜了Theo?”

“今天几号?”蔡徐坤不答,反问的王琳凯莫名其妙。

难道Theo还给他留了什么时间谜题?他想起自己看的那几部怪盗漫画:“16号。”

“16号……那么下次再见面……”

tbc.

————————————

评论越多更得越快!!!( •̀∀•́ )